正在加載......
分類清單

首頁 > Encounter 「遇」季刊 > 編輯室的異想 > 2007.夏季號 NO.17


這篇文章寫的是一個女人跟一隻狗長期共同生活的經歷跟情感,這個女人常說:「我喜歡動物多過於人。」可能是因為跟動物互動多了,讓她了解到動物所擁有的單純、善良、忠誠這些特質是多麼的難能可貴。也許,身為人類,要跟動物學習的東西其實還滿多的,只是大部分的人都渾然不覺。
文章中的主角──Boss已經去世一陣子了,生命的消逝固然令人惋惜,但是,我想牠走得沒有遺憾吧,因為牠擁有主人滿滿的愛。這年頭當人都未必能有這樣的運氣,而Boss真的是「好狗運」。
編輯室 Erika



The Girl Best Friend──Dog
女孩最好的朋友,狗兒。
撰文:鈴鹿玉玲(Lei)

Boss是我養的狗,從三個星期前,牠便已經無法扭動牠龐大的身體,記得以前牠的身體跟毛髮常常被人稱讚,感覺上就好像是我自己被讚美。和一般的狗主人一樣,我其實是希望從他身上看到屬於自己的甜蜜負擔。的確,養狗是一種責任!從養狗的第一天我就有這種體認。

在16年前的春天的某一天,老公James很神秘地帶我到天母的一處民宅,他說是要去找人,我心想:「他朋友就那一兩個,哪來住天母的朋友。」結果還走錯路,費了一番工夫才找到。我一進門就看到一隻母狗生了六隻大麥町,原來是James想送我一份禮物──一隻小狗。 James看中了六隻中最有活力的一隻幼犬,後來我們叫牠Polo,我喜歡另一隻看起來最sweet的,就是後來一直陪伴我的Boss。因為我們兩個喜歡的不一樣,就決定兩隻都養。

兩隻都是公的,Polo. Boss這兩個名字取自James最愛的兩大男性品牌,完全符合他天蠍座愛美的天性。狗狗剛抱回家時只有35天大,才剛剛斷奶,剛開始的三個月半夜都要起來餵食,而且要先溫過,往往一餵就要一個小時,再處理一下尿尿、大便之類的事又要花掉半小時,我心想簡直比照顧我兒子Joe Baby時還要累。在Polo. Boss生命中有很多的第一次,每個第一次我都會拍照記錄下來,像第一次喝奶、第一次爬山、第一次攀岩、第一次露營……有太多太多的回憶。

八年前,Polo在露營的過程中走失了,只剩下Boss,後來James又買了兩隻拉不拉多狗Maggie跟Lulu作伴。牠們的名字也是James取的,因為是母狗,名字取得有點隨便,其實是不太理想,到現在我都覺得牠們的名字很像酒廊小姐的藝名。在六年前,因為工作上的需要,我跟James得常出國,不得已把Lulu送給了獸醫楊醫生,Lulu現在還在,但Maggie後來在一次車禍中喪生了。 Boss陪我最久,也是我最愛的狗。牠有一些習性很特別,牠喜歡陪我看電視,很不喜歡在雨天出門,牠不想弄濕身體和美腳。從小牠就不像別的狗愛游泳,牠就只是在岸邊徘徊。在野外時牠總是陪在我身旁,只要有陌生人靠近,牠就會擺出保護主人的神氣模樣。牠對其他狗的態度也很特別,一樣是狗,有些牠會表現出友善的態度,有些牠一看到就想咬。對人更有趣,牠對gay特別有好感,一看到就很喜歡,還會主動撲在對方身上,碰到女人就完全沒興趣。碰到朋友的公狗也會很興奮,我常懷疑她是不是狗中的Gay。

Boss是那種很有風格的狗,大概是因為跟人相處久了,養成了一些特別的習性。牠習慣開燈,不喜歡太暗的房間。要有枕頭才能睡覺,冬天還要蓋被子,不然會發出一種好像被虐待的聲音。牠早上起床的時間很固定,可以當鬧鐘。晚上時間一到一定要散步,完了會急著回家看電視。睡著時牠甚至還會說夢話。兩個月前某天Boss忽然摔一跤,我還覺得好笑,心想怎麼越來越像我,走路還會摔跤。後來我才發覺牠在人的年齡已經九十多歲了,跟牠同時期養的鄰近的狗好像都走了,Boss已經是活最久的了。這個月開始牠不願吃東西,只好用餵幼犬的方式以針筒注入流質食物來餵牠,慢慢地牠的四肢也失去了力氣,楊醫師說這是自然老化的現象。前兩個星期,我還跟媽媽開玩笑說,我現在用Boss來練習,等妳老了,我會照顧得比較熟練,媽媽馬上罵我:「BAKA(笨蛋)!」

現在的Boss只能用雙眼看著我,全身軟軟得沒有力氣,就別說站立了,我常常一邊輕輕撫摸牠,一邊跟牠說笑:「Boss,你爸爸說你死了要把你做成標本,你要不要加點不同顏色的點點,你不覺得只有黑色點點很單調嗎?」跟牠說這話時我心裡在滴血,我想牠一定很痛苦。

最近牠總是怕弄髒床,用盡力氣挪動身子到床邊大小便,然後顯現出很丟臉的表情。我安慰牠說:「沒關係,你現在生病,媽媽不會生氣的。」我決定在下星期選一天讓牠安樂死,我想請醫生到家裡來,我知道牠最不喜歡的地方就是醫院,我希望牠可以安心上天堂。 16年的感情太多、太深了,Boss牠帶給我太多的歡樂。雖然Boss的離開讓我不捨,我想我會繼續養狗,養一輩子。從我出生我就跟狗一起生活到現在,狗兒早已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。雖然,總有一天人會失去狗兒,畢竟狗的生命比人短很多,但是,牠對你的付出,絶對值得你養牠一輩子。

Boss的死亡記事

下午陽光特別温和帶著微風, 我緊緊抱著Boss在我懷裹,最後伸直了脖子,閉上了双眼,慢慢的心臟由跳動到靜止。體溫由溫熱變的沒有了温度,我祇有泣沒有哭,怕它對過世上還有依戀而上不了天堂。

我的淚水濺溼了它的臉,與它分享了近16年的時光,太多的回憶重叠在腦海中,我的心好像被針刺的沒有了空隙,忽然浮起了過世婆婆的臉,慢慢地,婆婆的臉不像婆婆了,Boss也不像Boss……

生命無常,總是帶走你最心愛的。 如果真有天堂,希望他們能相遇,這樣我婆婆和公公可以一起帶Boss去散步。

永別了我的愛,我會因失去你們而更愛惜我活著的每一分每一秒……
Boss,如果真的有投胎轉世,但願你會是布萊得彼特!
2007年4月16日下午,我請醫生在家中讓Boss安樂死,再交由安葬社火化。


Lei


我印象中的Boss
撰文:Erika

我跟Boss還算有點熟,因為我常去Lei家消磨時間,通常Boss對我還算友善,大概是因為我看起來不像壞人。不過,如果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牠就會不太開心,Lei告訴我說,我坐了牠平常坐的位置,不要理牠就好。因為這樣我也察覺了Boss的習性,牠可以說是史上最愛看電視的狗。

剛開始時Boss會黙黙趴在牠的床上,用有點生氣的眼光看我,發覺我沒有移位的意思,牠會慢慢走到我面前,汪汪汪亂喊一陣,意思像是說我坐了牠的位置是多麼糟糕的一件事,牠已經忍無可忍了……但是我還是不會讓坐的,怎可能呢?讓給一隻狗?Boss趕我不下來,牠總會使出最後絶招──直接爬上沙發,用牠龐大的身軀壓在我的腳上,一開始我會先將腳縮回來,這麼一來,牠就佔有了三分之一的地盤,之後,牠會慢慢移動身體,直到牠佔了二分之一的位置牠才甘心。所以,最後的畫面是,狗跟人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而且是一人一半。

Boss是滿討喜的狗,長相跟行為都是,但是牠跟我搶位置我心理總是嘀咕:「Boss ,你真煩耶,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身分是一隻狗啊!」

Lei跟我說要讓Boss安樂死,我馬上就說:「不要啦……」,這麼個龐大、活生生的實體就這麼消失了,感覺怪怪的。但Lei說牠老了,只能這樣。生老病死原是生命的週期,雖然我沒有太多這種經驗,也只能接受。

其實我還不太相信Boss已經真的不在了,因為我沒看到牠死的那一幕,我想應該是等到下次到Lei家,發覺沙發位置很寬敞時,才會想說:「喔,真的是不在了。」

Erika



•本網站內文、圖片版權皆歸肯邦公司所有,未經許可切勿任意轉載。
肯邦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(c) Canbran International Inc.
地址:新北市中和區建八路16號8樓之3 (遠東世紀廣場D棟) 
E-mail:
mayw@can.com.tw, pauls@can.com.tw
電話:(02)8226-5811 傳真:(02)8226-5775 全省消費者免費服務專線:0800-001-988